博狗足球心水博狗足球心水

她一丝不挂,他为她拍照,浴火焚烧二人纠缠在一起,命运就此转折

【本文节选自《情悔(全3册)》,作者:丁一鹤,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来自网络】


一对比翼双飞的夫妻,丈夫功成名就后,却招来一个“红颜知己”,并以成功男人必备“二奶”为由,拒不与情人分手。两个女人在为争夺一个男人的拉锯战役之中伤痕累累,不堪受辱的妻子最终被丈夫的“二奶”的骚扰电话激怒了,为了将丈夫的情人赶出视线之外,竟然起了雇凶杀人的念头!

出资10万元的这位婚姻受害者没有想到的是,最终倒在杀手刀下的,竟然是她自己!放纵仇恨的原配,最终倒在了一片爱欲情仇之中……

杀害雇主的杀手李西川被执行了决。一场原配妻子出资10万元雇佣杀手杀害“二奶”,而杀手却将原配杀害并埋尸毁迹的奇特案件终于真相大白。

李旖旋几乎同时拥有天生丽质和冰雪聪明这两种资本,是一个温婉可人而且精明干练的女人。她还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英俊潇洒的丈夫韩向峰是一个县城的副县长,自己则是一家药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他们还有一个承袭了夫妻两人共同优点的15岁的女儿。

李旖旎是一个不甘平淡的女人,在改革开放风起云涌的时候,她毅然辞去一家国营药厂工程师的职务,跳槽到一家药业公司工作。经过几年商海沉浮,她挥师北上回到老家,当上了晋海药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她的公司资产上亿元,成为当地商界的一颗明星。

但是随着商海搏击的劳累,夫妻之间渐渐少了年轻时候的激情。李旖旎想做商界女强人,性格上不免变得更强悍傲慢,什么事情都是说一不二,因此,在身为副县长的韩向峰眼里,她渐渐失去了以前的妩媚,两人之间除了工作似乎没有什么可说的。韩向峰有次对旁人笑言:“自己的家其实就是一个下了班的办公室。”

就在这个时候,两人经过多年打拼经营起来的富豪之家,却被一个官场女人的突然进入打破了往昔的平静。韩向峰仕途上有了起色,被任命为晋海市副市长,在一次接待聚会中认识了当地有名的才女梁亚虹。

丰韵逼人的梁亚虹是晋海市一位局长的妻子,因为丈夫忙于政务忽视了她的多愁善感。那天,梁亚虹立即被韩向峰的绅士派头所折服。而在韩向峰眼里,陌生的梁亚虹比李旖旎更漂亮,有着一种真正的女人味,两人含情脉脉地交换了电话。

不久之后,得知韩向峰是摄影高手的梁亚虹,邀请韩向峰去自己家帮她拍摄一些有特色的照片。韩向峰高兴地带上了高档相机,来到梁亚虹的豪宅里。

进门之后韩向峰才知道,原来梁亚虹的丈夫去外地开会了,家里只剩下梁亚虹一个人。只见,梁亚虹身穿一袭长裙,正用落寞又极其诱惑的眼神看着韩向峰。韩向峰正在调试镜头,却看见聚光灯下梁亚虹已经一丝不挂地站在那里了。韩向峰用颤抖的手按了几下快门,就撇下相机,扑上去抱住了梁亚虹,两人疯狂地缠在了一起……梁亚虹让韩向峰产生了久违的激情,两人天天都要见面。有一次,到外地出差的李旖旋提前回晋海,无意中看见韩向峰与梁亚虹走进自家的一处楼盘。李旖旎追进来时,丈夫已经与梁亚虹走进了电梯。

李旖旋坐在大堂里面,气得浑身颤抖。在这之前,她已经听了一些风言风语,可是没有想到今天却亲眼看见了丈夫的私情。她想冲上楼,可是她知道,如果她上去捉奸,好面子的韩向峰将会无地自容……就这样,李旖旎一直坐在那里,冷汗不住地冒出来。

三个小时以后,韩向峰与梁亚虹下楼。韩向峰一眼看见了大堂里的李旖旎,他的脸顿时变得惨白,连忙让梁亚虹快步离开,然后上前扶起李旖旎,他看见了李旖旎那一脸的冷汗与热泪。韩向峰扶起摇摇欲坠的妻子,连声说对不起,李旖旎甩开丈夫的手,踉踉跄跄地跑开了。

梁亚虹的出现,让韩向峰产生了一见如故的亲切和激情,梁亚虹义无反顾地离开当局长的丈夫,心甘情愿地充当了韩向峰的情妇。

自己深爱着的丈夫竟然在外面有情人,李旖旎伤心欲绝,这是自尊的她绝对不能接受的。李旖旎毅然向韩向峰提出离婚。

而韩向峰却认为,家是家,老婆是老婆,情妇是情妇。自己有情妇并不等于就不爱原配妻子,他既舍不得李旖旎,又放不下梁亚虹。只是李旖施和梁亚虹对他而言,一个是白玫瑰,一个是红玫瑰,两个他都不想丢。所以在李旖旎提出离婚时,他坚决反对。李旖旎问韩向峰:“以后能不能与梁亚虹断绝来往?”韩向峰无言以对,李旖旎掉头而去。

拿到离婚协议书,韩向峰又懊悔不已,他感到:李旖旎把全部的爱都倾注在自己身上,为了保全自己的名誉甚至不惜忍受屈辱,这样的好妻子哪里去找?他想到梁亚虹真的只适合做情人而不是做妻子。离婚的时候,性格刚烈而且有些偏激的李旖旎甚至连财产的分割和其他离婚时应该考虑的相关问题都没顾及。

尽管两人已经离婚,韩向峰还是带着李旖旎和女儿去了另一个城市过春节。在那段日子里,经过韩向峰的劝说,加上十多岁的可爱女儿哀哀地乞求母亲原谅父亲,李旖旎的心又软了。在那里,韩向峰为李旖旎买了一枚钻戒,再次申明,只有与李旖旎的爱情才是真爱,他将与梁亚虹一刀两断。春节之后,韩向峰与李旖旎又复婚了。

韩向峰的确有一段时间没有见梁亚虹,她来电话也狠心不接。一天,韩向峰整理自己的文件柜,看见了以前自己拍的梁亚虹的写真照片,那充满激情的一幕幕又涌上了心间,他觉得心被生生扯痛了,这个多情的男人又拨通了情人的手机。

梁亚虹的声音是那么的虚弱,她告诉韩向峰自己发烧了,两天滴水未进。韩向峰慌了,马上决定去看梁亚虹。梁亚虹在电话那边苦笑了一声,说不用了,自己已经与丈夫分居,搬出了那个豪华的宅子,现在住在一个普通的公寓里面。


韩向峰连忙开车赶到情人的新住处,只见梁亚虹在潮湿的褥子上面,脸上还有伤痕。韩向峰痛苦地抱着情人哭了,说都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她,并问梁亚虹跟丈夫分居是不是因为她的丈夫已经知道了韩向峰与她的私情。

梁亚虹哭着告诉韩向峰,丈夫并不知道。只是自己自从爱上韩向峰之后,再也没有办法与丈夫相处下去,为了离开丈夫,她不知道被丈夫打了多少次,而她离开丈夫一个人孤立无援的时候,韩向峰却连她的电话也不接……

梁亚虹居然为了自己放弃当局长的丈夫与舒适的生活,韩向峰把这份感情当作了真爱。他在最快的时间里为梁亚虹买了一套住宅,并配备好了家电家具。在他们的新房子里面,梁亚虹搂着韩向峰,说自己心甘情愿地当韩向峰的情妇,请韩向峰不要担心别的。

每每走出与梁亚虹的爱巢,韩向峰就觉得他是人世间最快乐的人,他对梁亚虹和李旖旎都有着深深的爱意。他相信,梁亚虹又不想当大老婆,李旖旎的工作可以以后慢慢地做。

韩向峰这边是风流快乐,可是李旖旎却又陷入了苦恼的深渊。复婚时,李旖旎与韩向峰曾约法三章,提出韩向峰必须晚上9点钟以前回家等要求,韩向峰一一答应。可是现在,韩向峰很快又以工作忙为由,开始夜不归宿了。

虽然已经破镜重圆,但梁亚虹的阴影始终在李旖旎的心底挥之不去。

复婚之后,李旖旎开始注意检查韩向峰的手机通话记录,就这样李旖旎还是不放心,经常对韩向峰搞突然袭击,看他是否与梁亚虹还在一起。

李旖旋有个外号叫“007”,她自己还亲手破过一个案子。

有一次,李旖旎打黑车时丢了五万元钱。

后来李旖旎专门学习了一些侦查手段,经过一个星期的蹲守,居然将贪心的出租车司机找到了,顺藤摸瓜又把这笔钱找了回来,这件事情还上了当地的报纸,引起轰动。

韩向峰曾经有次单独去外地出差,李旖旎知道以后,假意要到另一个城市开会。她到达后,用当地的电话询问韩向峰下榻的饭店和房间号,并劝韩向峰好好玩。而此时,李旖旎却立刻乘飞机到韩向峰出差的城市,花高价住进韩向峰所在宾馆的对面房间,待风流的韩向峰和“三陪女”刚进房间,李旖旎破门而入,把丈夫抓个“现形”。

现在,她把当初学习的一些侦察手段用在了丈夫身上,甚至暗地里花钱买通了韩向峰身边的工作人员,向她提供韩向峰的情况,随时掌握丈夫的动向。

不久,李旖旎在丈夫的手机上发现了一个非常频繁的可疑号码,她试探着打了过去,果然是梁亚虹的,她们狠狠地在电话里吵了一通。回家后,李旖旎又与丈夫激烈地吵了一架。这次韩向峰仿佛很有道理一样地说:“成功的男人有一个‘二奶’怎么不行了,梁亚虹有知识、有教养,又心甘情愿位屈你之下,你还不知足,非要把别人赶尽杀绝!”

丈夫居然公开宣布自己的“二奶宣言”,李旖旎气愤得说不出话来,眼泪如断线的珠子般落下。

从此之后,李旖旎与韩向峰因为梁亚虹的事情常常吵架。李旖旎想再次离婚,但现在离婚,等于正好成全了丈夫与梁亚虹,她又不甘心。

为了孩子以及家庭的完整,李旖旎只好忍气吞声。李旖旎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是梁亚虹这个女人造成的,因此她从心底里恨上了梁亚虹。

丈夫的婚外情严重地影响着李旖旎的生活。无奈之下,李旖旎离开晋海这个伤心之地到京北发展。因为药业公司在京北有一个办事处,她在京北主要负责收款、发货,处理公司业务。

李旖旎当然知道,自己离开晋海后,韩向峰就会跟梁亚虹在一起,但是她只能离开,再听见丈夫与那个女人的绯闻,她会疯的。在京北的日子里,李旖旎不忘控制韩向峰的财政大权,她每月回晋海一次,处理公司的财务。但李旖旎每次从晋海回来,都会伤心好久,都要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面哭一个下午。为了逃离晋海,李旖旎和丈夫商议在京北购买了房产,打算下一步把公司迁到京北,隔断韩向峰与梁亚虹的联系。

李旖旎是一个特别在意自己东西的人,绝不允许别人碰自己的东西,更何况是自己的丈夫。她开始琢磨着怎样整治一下丈夫和梁亚虹。她开始四处找打手,与黑道上的人很快有了交道。

一天,韩向峰到京北出差,正走在路上,有两个男人过来,突然一拳打在韩向峰的左眼上,韩向峰当时什么都没有看见就倒在地上了。

韩向峰虽然莫名其妙地被人打伤,他首先怀疑的是梁亚虹的丈夫,并没有怀疑到李旖旎的头上。在医院里,李旖旎看见丈夫狼狈的样子,恨恨地说:“只要你跟那小贱人继续折腾下去,倒霉的日子还在后面呢。”

李旖旎再次劝丈夫与梁亚虹分手,可是韩向峰一言不发。李旖旎恨恨地看了丈夫一眼,掉头走了。

李旖旎每次回晋海都来去匆匆,跟丈夫也没有更多的话说。就这样,她已经有半年多没有跟丈夫亲热了。恰恰在这个时候,梁亚虹突然给李旖旎打来电话,嘲笑着说:“我跟韩向峰一晚上做三次,你知道吗,每次我们的时间都在一个小时以上。他说他以前以为自己不行,其实是你根本不行啊!”

李旖旎咬牙切齿地吼叫着说:“梁亚虹,你等着,有你好看的!”


就在这一刻,李旖旎起了杀心,她决意要除掉梁亚虹这个坏女人。

李旖旎产生了找人报复梁亚虹的想法后,向一个当警察的朋友咨询,但她的警察朋友告诫她不要做傻事,可这时候李旖旎早已经听不进任何劝诫了。

其实,梁亚虹也恨着李旖旎,她忍辱负重,做了两年的“二奶”,其实是很想让韩向峰与李旖旎离婚以后再娶自己,可是韩向峰却很顽固,他说自己已经够对不起李旖旎了,他要梁亚虹不要妄想。梁亚虹无计可施,想到了李旖旎的自尊与傲气,她想通过刺激李旖旎来让她主动提出离婚。

此后,梁亚虹常常打来骚扰电话,她在李旖旎挂断之前总是怪腔怪调地说:“姐姐啊,你肯定羡慕吧,昨天我与你老公又玩了一个新的姿势,你想都不敢想……”

梁亚虹为了逼迫李旖旎和韩向峰离婚已经快变态了,但是她没有想到,这边李旖旎把指甲快嵌到肉里了,她在喃喃地说:“不杀了你,我就不是人!”

要杀梁亚虹的想法一直萦绕在李旖旎的脑海里,在一次朋友聚会上,她认识了李西川。李西川是京北一家经贸公司的老总,在晋海也有公司,跟李旖旎算半个老乡。当李西川得知眼前这位丰姿绰约的美女竟然是晋海药业公司的董事长时,李西川喜不自禁。他在李旖施面前口若悬河,妙语连珠,言语中表现出其路子很广,黑道、白道都吃得开。在李旖旎眼里,这个李西川颇具侠肝义胆,加上两个人年龄相仿、互相有很多投机的话。饭后,两个人互相留了电话。

之后不久,李西川频频约李旖旎一起共进晚餐。他们每次在一起,李西川都会情不自禁地表现出对李旖旎的仰慕。很多年来,大多数人都把李旖旎当作商界女杰,而忽视了她的美丽,李西川的恭维和殷勤,让李旖旎觉得李西川不但豪爽,而且善解人意。

在两人相熟之后,李旖旎请李西川帮自己朋友的孩子上贵族学校,李西川拍着胸脯表示全部包在他的身上,这更让李旖旎觉得李西川是个可以信赖的朋友。

李旖旎和李西川很快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李旖旋把李西川当作自己的知己,慢慢地向李西川敞开了心扉,他们逐渐聊起了各自的家庭。在聊天中,李旖旎忍不住聊起自己与丈夫之间的事情。有一次李旖旎问李西川:“你们男人在外面成功了,是不是经常在外面搞女人、包‘二奶’?”

李西川说:“你不要太在意,这种事多了去了,很普遍。”

一听这话,李旖旎更伤心了:“以前我还不在意,可是我老公太让我生气了,我老公在外面有一个女人,他给那个女人买车、买房,我都知道了。”

李西川劝说李旖旎:“你想开些,你掌握着公司的财权,不行就跟他离婚,像你这样美丽的女人,有很多人争先恐后地排队等你挑选呢。你要离婚,我马上离婚娶你。”说完,李西川意味深长地凝视着李旖旎。

李旖旎说:“现在还没到那个份儿上,为了孩子,我还不想跟丈夫离婚,可恨的就是那个骚女人,现在搞得家不像家,公司不像公司。我的男人包‘二奶’,那个贱人还天天打电话来侮辱我!我恨死那个坏女人了,恨不得找几个人杀了她!”

听李旖旋这样说,为了博得李旖旎的欢心,酒后已有几分醉意的李西川又拍起了胸脯:“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我手头上有一帮小兄弟,都是职业杀手,专门干这个的,绝对没问题。”

李旖旎原本只是口头上说说气话而已,但在李西川满口答应下来之后,她也觉得,即使不杀梁亚虹,找人收拾一下这个坏女人也能让她收敛一些。这样一想,李旖旎也就坦然了。

李旖旎只是把李西川的仗义当作朋友之间的两肋插刀,但她绝没有想到,李西川自从见到李旖旎,就凯觎她的钱财,对她的美貌更是垂涎三尺。

过了几天,李西川果然打电话叫来他的表弟张宇华,张宇华带着一个帮手孙长海立即赶到了京北。张宇华身材粗壮,显得彪悍凶狠,很像电影中职业杀手的样子,这很让李旖旎满意。

李西川把他们领到一家酒吧,李旖旎当即拿出5000元给他们做前期费用。几天之后,李西川和李旖旎开车带着张宇华和孙长海专程到晋海,指认了韩向峰和情妇梁亚虹。

之后,他们四人返回京北。李旖旎把一个信封和一张手机卡轻轻推到李西川面前说:“这三万元是定金,事成之后会有更丰厚的报酬!”

李旖旎的要求是狠狼地打梁亚虹一顿,打死最好。

李西川他们信誓旦旦地表示,一定会把事情办好。随后,李西川带着杀手去了普海。不久,李旖旎又先后给了李西川七万元活动资金。李旖旎坐镇京北指挥,李西川告诉李旖施,张宇华和孙长海一直在晋海跟踪韩向峰和梁亚虹,但梁亚虹家门口紧挨着派出所,张宇华他们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下手。

李旖施是个急性子的人,过了一段时间,她见十万元拿出去了,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就催促李西川在音海那边赶紧动手。但李西川说,还要再等等,找准机会再下手不迟。其实,这两个所谓的杀手一直在李西川的公司里为李西川做事,根本没对梁亚虹下手。

李旖旎多次到晋海催促李西川赶紧动手,但李西川每次都找了很多理由搪塞。李旖旎着急地说:“不办也可以,让他们俩把钱退给我。”

李西川说:“这事好办,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但不知道事成之后你拿什么感谢我?”边说边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李旖旎,但李旖旎心里只想着催促他们赶紧动手,根本没有理会李西川。


就这样,修理梁亚虹的事情一直拖了下来。李西川多次提出想跟李旖旋一起到外地去旅游,说是好好陪李旖旎散散心。为了让李西川更好地为自己卖力,李旖旎邀请李西川去外地旅游,或许李旖旋已经有了某种预感,她有意带着自己的女儿并让李西川也带着自己的孩子一起去。

无奈之下,李西川只好带着孩子跟李旖旎去玩了一个多星期,李旖旎给李西川买了来回的机票,办理了往返的手续。在那里的一周里,她一直没有给李西川任何机会。

李西川这才知道,李旖旎的心一直在自己的丈夫身上,根本没把自己当回事儿。不能得到李旖旎,他对修理梁亚虹的事情更是心不在焉了。

旅游回来之后,李旖旎再次赶到晋海,见张宇华和孙长海除了拿钱花天酒地挥霍之外,并没有按照约定跟踪丈夫的情妇,李旖旋一气之下回到了京北。在李旖旎的催促下,李西川和张宇华、孙长海从晋海回到了京北,共同给李旖旎一个说法。

李西川心虚,没有赴约。等得心急火燎的李旖旎开着自己的宝马轿车驱车赶到李西川家楼下,把李西川叫了出来。当着李旖旎的面,李西川只好给表弟张宇华和孙长海打电话,恰巧他们正在附近一带玩,李旖旎就拉着李西川去接张宇华他们。

在路上,李旖旎一边开车一边埋怨李西川:“老李,你这人真没劲,作为朋友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是你信誓旦旦地说帮我出气,现在定金我也付了,却一点动静也没有。我都花了十几万元了!”

李西川跟李旖旎耍赖皮说:“你找他们去,别找我。你把钱都给了他们,又没给我。”

李旖旎和李西川争吵着来到附近的一个娱乐场所,找到了张宇华和孙长海。一见面,李旖旎就质问张宇华和孙长海:“我给你们钱是让你们跑到这个地方来找女人的吗?你们要是不办事就赶紧还我钱。”

张宇华和孙长海早就把李旖旎给的钱挥霍殆尽,当然拿不出钱来。

而他们也根本不是什么职业杀手,只不过是来北京混饭吃的无业游民。

张宇华耍赖说:“现在没钱,你爱咋办就咋办。”李旖旎一听就和张宇华争吵了起来。李旖旎的意思非常明确,要么马上下手,立即去收拾梁亚虹,要么立即还钱。

争吵中,李西川他们表示坚决不还钱。李旖旎威胁他们说:“告诉你们,我李旖旎白道、黑道的朋友有的是,如果你们不还钱,我马上让黑道的朋友‘做’了你们,你们知道,我向来是说话算数的。”

李西川他们一听,想到李旖旎既然敢拿十几万元找人收拾梁亚虹,何况对他们。想到这里,他们害怕了,与其还不上钱被李旖旎找人追杀,不如先下手为强把她干掉。

在争吵的过程中,李西川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张宇华和孙长海坐到后座上,李西川对自己的两个小弟使了一个眼色,张宇华与孙长海心领神会,还没等李旖旎反应过来,张宇华从后面一把掐住李旖旎的膀子,孙长海则按住挣扎的李旖旎,李西川拿着随身携带的尖刀猛刺李旖旎的胸口。李旖旎痛苦地喊了一声,疯狂的李西川还是猛刺不止,鲜血从李旖旋的胸口涌了出来。没过几分钟,李旖旎就一点声音也没有了。

扎死李旖旎后,张宇华慌慌张张地把李旖旎拉到后座,三个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最后三个人商议赶紧连车带人抛尸灭迹。

他们来到郊区一条小路边的树林里,张宇华和孙长海把李旖旎的尸体拉出来,挖坑埋掉了。

埋完李旖旎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做贼心虚的三个歹徒,知道自己闯下了天大的祸,他

们开着李旖旎的车,连夜逃跑了。他们一路逃窜,一路商议对策,最后决定找个荒无人烟的地方烧掉李旖旎的轿车。第二天一早,他们给车加油后,又多买了一桶汽油,驱车赶到某市。晚上10点多,他们找到一片庄稼地。看看路上已经没有了过往的车辆和路人,他们将车牌摘了下来,埋进沟渠的泥里,然后将车撞向路边的一根电线杆,车辆损坏后,又把汽油倒在车上,引燃了轿车,制造了车祸后起火的假象。

看着黑夜旷野里燃起的熊熊烈焰,三个人沿着庄稼地跑了很远,才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市区。当晚,他们坐火车回到了晋海市,后又辗转逃往外地。

被蒙在鼓里的丈夫韩向峰发现妻子李旖旎失踪后,立即向警方报案。

警方通过走访,最后确定李西川有作案嫌疑,在晋海将其抓获归案。根据李西川的指认,警方在郊区的树林里找到了李旖旎的尸骨,之后警方又顺藤摸瓜抓到了孙长海。韩向峰赶到北京,在有关单位看到妻子的尸骸,放声悲哭:“你怎么这么傻啊,我在心底其实还是最爱你的,怪我啊,都怪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2022年1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留言

文章归档

标签列表

回到首页 发表评论 回到顶部